“吃空饷”岂能有曝光而无惩处?

导读:  据报道,最近河北、四川、河南和吉林四省共清理出“吃空饷”合计超过10万人,其中河北5 5万人,四川2 8万人,河南1 5万人,吉林8600多人。做法各有不同

佚名 2014-09-29 23:39:23

  据报道,最近河北、四川、河南和吉林四省共清理出“吃空饷”合计超过10万人,其中河北5.5万人,四川2.8万人,河南1.5万人,吉林8600多人。做法各有不同,可以将自己或其他官员子女安插入编,冒领工资;已调离者可以不办工资核减手续;受行政、刑事处罚者可以不按规定调整工资;干部家属可以自动离岗、停薪留职、长期旷工仍在原单位领取工资,如此等等。看似管理严格的编制,其实徒有其名,只要手中有权,尽可以挂着空衔尽情享受白拿薪酬的好处。如此背景下,偏偏听到一些不明来历者正大声疾呼“给公务员涨工资”,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公务员还有“吃空饷”的机会吧。
  如果有人雇佣保姆,给了一份商定工资之外,保姆还会自说自话从雇主抽屉里取钱,给自己增加一份,或者给远在家乡的孩子代领一份,走了之后还定期来抽屉里取钱,甚至因为偷盗而被判刑之后,仍来雇主那里照样拿钱,还与时俱进,跟着CPI上涨给自己加薪水,请问哪个雇主会主动提出给这样的保姆“涨工资”?
  政府官员能够“吃空饷”,原因看上去很简单,是因为有个称为“编制办”的机构工作不踏实,既没有准确核算,也没有及时根据情况调查,所以才让不法官员钻了漏洞。如此说法听起来“诚恳”得很,其实完全是虚饰。因为本来政府就一家独大,既不受人大实质制约,连征税这等大事都会主动授权政府便宜行事,自然不会去管政府随意给自己增加编制的“小事”,也不受同级法律管辖,至今国民没看见哪个被揭露吃空饷者“明正典刑”了。在这种情况下,要让职权设置为听命于同级政府首长的“编制办”,去“坚持原则”,杜绝“吃空饷”,那同在地方主政者为GDP急火攻心之际,还要求环保局长坚持对污染企业“关停并转”,是一样的“痴人说梦,与虎谋皮”。
  说句大白话,官员“吃空饷”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断绝,哪个朝代没有?凡是整顿吏治,清理“吃空饷”从来都是必查项目,但查不胜查,等于白查,更没有禁绝。现如今各级领导干部都尊称为“人民公仆”,却仅仅四省之内就有10万之众不在其位却不拒其饷。若非这十几年经济高速发展,财政略有宽裕,岂不会被吃空了国库?如此“公仆”不比前述保姆更加可怕?不只胆大,而且因为权大,下手更加无所顾忌,公然将纳税人交的血汗钱,大把大把地往家里搬,还彼此帮衬着,生怕有落下,辜负了下属上司的狼狈情谊。由如此自利自肥的既得利益集团把持的行政部门,还将“人民”二字顶在前面,只会让人民欲哭无泪,因为保姆说她这么做是代表雇主的利益。
  文学家林语堂有名言,“西方人把总统像贼一样防着,中国人把皇帝当作圣人一样供着,结果西方总统中做贼的不多,中国皇帝中当圣人的不多”。中国一直强调选拔官员要“德才兼备”,因为道德品行过关了,就不用设置那么多制度防着、管着了。从经济学意义上说,少一些监管自然少一些成本,也未尝不可。问题是,官员要真能自律,方不辜负大家信任,也对得起自己承诺。可事实是,清理出来的“吃空饷者”数量如此庞大,说明让官员自律是绝对靠不住的。
  问题也在于,因为相信甚至依赖他们自诩的“德才兼备”,中国自古以来在防范官员“吃空饷”之类监守自盗行径的制度建设上始终形同虚设。相反,官员们倒是熟读古书,不但把各种“吃空饷”的伎俩研究了个透,更把自己手中执掌的可以服务于“吃空饷”的权力和相关制度研究了个透,知道“吃空饷”风险小而盈利大,所以呼朋唤友,如今终于吃成了四省即达10万之众的壮观场面。
  正因为从来没有有效制约官员滥用权力包括“吃空饷”的制度性手段,即便现在媒体曝光了官员“吃空饷”丑行,但只要说到处置,论者都只能大而化之,说些“正确的废话”。因为谁都没法触及真正要害:使官员得以“吃空饷”的制度性土壤远未到铲除之时,“吃空饷”能解决吗?对答案既已心知肚明,又何必多费口舌?曝光几个官员确实可以暂时宣泄下民愤,但或者为官依旧,或者免职但过几天官复原位,甚或入狱后同样领取高工资,岂不让人更加怒不可遏?所以,尽管曝光,倘若没有效果,那就比不曝光更坏了,其他比较“单纯”的保姆跟着学坏了,下次清理人数不会更加爆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