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江湖:实际年利率暗藏陷阱

互联网金融 时代周报 2017-10-31 09:31:59 年利率
时代周报记者 温迦南 发自广州 时代周报记者 温迦南 发自广州

  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正在资本市场和社会舆论中翻云覆雨之时,在微贷行业工作了3年的许山(化名)提交了辞职信。

  “这个行业挣的很多是造孽钱,我也挣了不少,应该抽身出来了。”这名28岁的年轻人手腕上的手表是价格近8万元、赫赫有名的劳力士“绿水鬼”。

  这不是一块山寨货。

  美东时间10月18日,创办三年半的趣店亮相纽交所,发行价24美元,开盘直接拉升到34.35美元,市值达到了惊人的110亿美元,由此成就美国今年以来第四大规模的IPO。

  两个工作日的强势大涨后,趣店CEO罗敏回应质疑反而引发轩然大波,此后趣店股价在震荡中下跌。

  趣店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最主要原因,是把高利率贷款借给了消费水平超过其消费能力的低收入群体。

  就在关于现金贷的争议不断发酵的大背景下,10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7首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明确表示,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而广东省金融监管部门人士也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近期内将很有可能出台关于现金贷的监管政策。

  据财新报道,银监会2017年立法工作范围内的《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已在内部征求意见,但发文时间不详。该文件由银监会普惠金融部、法规部负责拟定。

  底层的10%

  2013年大专毕业的许山,从销售行业转行现金贷的过程颇具戏剧性。本来,他是准备去“借钱的”。

  “当时我去借钱办手续的时候,刚好遇到了他们扩张招人手,在了解到我大专读金融之后,老板毫不犹豫就拍板要了我,我也因此进入现金贷行业。”

  目前,中国信用卡持卡人群占总人口数近30%,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头部人群。剩下的60%中,更多都是依靠民间借贷来融资。而剩下的10%人,没有任何金融机构愿意服务他们,也很难通过民间借贷融资,直到现金贷的出现。

  加入行业接近三个月时间里,许山不断地去和不同的客户聊天,以了解客户的真实情况。“我就是和他们蹲在马路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去了解为什么如此急迫需要这笔钱,”许山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前觉得自己只是被金融服务抛弃的个别人,现在才发现无法获得金融服务的这个群体如此庞大。”

  许山的客户画像是,22-40岁之间,月收入5000元之下,理发师、外卖员、餐厅服务员、房产中介等,都是比较常见的职业。他们几乎都是月光族,如果当月出现任何着急花钱的事件,比如女朋友过生日、有朋友结婚包个红包,这样的小事,都可能让现金流断裂。还有一些更大的需求,比如外卖员短期拆借几千,可能就是为了买一辆电动车,开始外卖服务。

  活跃的大学生用户

  但即便只是10%的用户,在国内,这一人群数量多达1.4亿。

  2016年初至今,网贷平台短期现金贷业务迎来爆发性增长,过去一年增长约12倍。据网贷之家的估算,目前整个现金贷行业的规模在6000亿-1万亿元之间。

  根据网贷网发表的数据,短期现金贷业务,即借款期限在6个月及以下,借款金额小于等于1万元的个人信贷,在2016年1月的成交金额仅为1.57亿元,而 2017年3月单月P2P网贷短期现金贷业务成交量达到47.78亿元,约占当月P2P网贷行业单月成交量的2%。

  正如《潜伏》中谢若林对余则成说的那句话:“两根金条放在一起,你告诉我哪根是高尚的,哪根是龌龊的?”从0到1万亿,野蛮生长下的现金贷本就是一场追逐金钱的游戏。

  另一名网贷从业者王升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了他印象深刻的一幕。

  去年年中,王升的公司去珠三角一家职业技术学院做推广。“当时我们赞助他们的学生会办活动,只花了不到3000元,就在学校里支起了四个帐篷做推广,帐篷前面挤得水泄不通,大家兴高采烈地下载APP和填写个人信息。”王升表示,大学生看待现金贷,无异于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这是他们压抑已久的物质需求爆发的窗口。

  “当时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放款额度有多大,多久能到账,他们几乎都不问贷款利率和手续费的问题。”在他看来,可能正是因为现金贷所涉金额较小,贷款者也容易忽略贷款利率和手续费。

  但事实上,这笔利率和手续费,绝不是可以简单忽略不计的小数字:以一笔两个月期1000元的小额现金贷为例,两个月到期后收取的利息是5%,同时还要收取20元的审查费和70元的账户管理费,两个月到期之后需要交还1140元。

  这场宣传活动之后,一夜之间来自该学校的贷款申请就有接近200万元,老板当月就给他发了超过5万元奖金。

  一个半月之后,王升陆续接到电话,内容全都大同小异,都是学生希望能延迟还款。王升进入这个行业之后第一次感受到罪恶感,“这些孩子为了要钱都不知道会做什么”。

  王升补充说,延迟还款再向家里人或者亲朋好友要钱,已经算很好的情况了,更糟糕的是为了还钱铤而走险,例如去年曾引发广泛关注的校园贷和裸贷风波。

  事实上,不仅仅是学生,即便是职场人士,面对高额的违约金,生活也可能随时“崩盘”。

  去年年初,许山曾遇到这样一位客户,依靠3万元借款,加上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了一辆二手车去开网约车。不久之后,网约车平台开始逐渐降低补贴,对网约车的监管政策也不断收紧,他再也无力偿还贷款。

  “当时他已经延期近一个月了,按照每天1%的违约金计算,欠款已经接近5万元,最后他只好把车卖掉,才刚好够还贷款和违约金。”许山感叹说道。

  实际年利率陷阱

  畸高的利率,是现金贷处于风口浪尖的主要原因。

  根据2015年9月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但实际上,如今市场上的一些现金贷公司,已事实上突破36%的法定上线。

  在商业领域中,有一条铁律是:高利率,覆盖高风险;低利率,覆盖低风险。

  现金贷所服务的人群是底层的10%,而金融行业本就“嫌贫爱富”。许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公司的违约率大概在5%,远高于信用卡的1%违约率。

  一家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要开展正常的互联网小额信贷类业务,要覆盖坏账、运营推广、技术人力投入等,把这些成本全部计算在内,借款利率不可能不超出24%的受保护区间,甚至也容易超出36%的最高红线。如果客户逾期也要被罚息。但现在,罚息还没有标准。

  甚至,当前现金贷的利息也没有计算标准。

  王升在跟客户沟通时,只会提及每期的利息是5%,这样计算之下的年利率(APR)是30%,而一旦要加上所有费用,年利率事实上达到84%。“假如年初借1000万出去,年底就能够收回1840万。”王升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

  比年利率更具有价值的,是实际年利率(EAR),加上所有费用之后,实际年利率更高。

  “他们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当初承诺的每期5%的低利率,到最后成了高利贷。”当前绝大多数的现金贷公司,都不会告诉客户年利率和实际年利率,只会告知每期利息,而绝大多数人缺乏金融知识,也不会去关注打款的实际年利率。

  “现在突破36%年利率红线的小额现金贷公司普遍存在。”广东省金融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关部门已经认识到,监管互联网金融,“堵”绝非解决方法,引导小额消费金融正确发展,树立行业自律性规范准则,或许能够带来一个多赢的局面。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值班QQ:1043045190

快报24小时报不停

  • 估值超50亿美金!拍拍贷更新招股书,预计发行价16-19美元

    2017-10-31

    [db:摘要][详情]

  • 小贷江湖:实际年利率暗藏陷阱

    2017-10-31

    [db:摘要][详情]

  • 102家平台接入互金信披系统 友金服亏损两千万

    2017-10-31

    [db:摘要][详情]

  • 趣店惹大祸 “限量版”P2P备案制在路上

    2017-10-31

    [db:摘要][详情]

  • 监管层吹风严管 上市公司“现金贷”成色待考

    2017-10-31

    [db:摘要][详情]

  • 互金圈的IPO狂欢:一盒蜜糖与三颗毒药

    2017-10-30

    [db:摘要][详情]

  • 比特币中国今日12点将正式停止提现提币

    2017-10-30

    [db:摘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