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钒都”生态之困

导读: 一场突如其来的山体滑坡,让位于秦岭大山深处的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钒矿产业暴露在公众视线下。事实上,号称“中国钒都”的山阳县,正在因陕西五洲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赵锋 2015-08-17 00:06:30

    一场突如其来的山体滑坡,让位于秦岭大山深处的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钒矿产业暴露在公众视线下。事实上,号称“中国钒都”的山阳县,正在因陕西五洲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五洲矿业”)60余名人员失踪而让各界揪心。
    连日来,当地知情人士指出,多年来山阳县对钒矿过度开采,不少山体内部已被挖空,形成多处采空区。此番矿区山体滑坡,也是当地过度采矿带来的一个恶果。在业内人士看来,钒矿开采给当地带来严峻的环境与安全挑战,也将考验当地钒产业发展的走向。
    山体垮塌之疑
    8月12日零时30分左右,发生在商洛市山阳县陕西五洲矿业工人宿舍的一起山体滑坡事故,造成150万方左右山体塌方。
    截至14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前,救援工作仍紧张进行,但依旧有64人失踪(包括矿方工人和当地村民)。资料显示,事发钒矿曾是当地一家破产企业所有,2004年以后由五洲矿业收购整合,并继续开采。         
    山阳县中村镇是当地钒矿产业的一个重镇。从此番出事的五洲矿业厂区向南北延展数十公里的范围内的群山中,都富集钒矿资源。在数十公里范围内,大大小小五六家钒矿分布其间。这里因为钒矿资源钒矿储量排名亚洲第一,而被称为“中国钒都”。也正因为钒资源,中村镇被山阳县规划为钒产业工业园,其中钒氮合金生产规模达到年产万吨。   
    此次,发生山体滑坡的五洲矿业正是当地钒产业龙头企业之一。公开资料显示,五洲矿业为陕西省国资第三大企业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控股旗下钒产业公司。五洲矿业旗下有山阳分公司、山阳县中天钒业有限公司、山阳县裕源矿业有限公司等7家分、子公司。上述山体滑坡事件就发生在五洲矿业山阳分公司所在地。   
    资料显示,五洲矿业注册资本2.5亿元,成立于2004年11月。陕西有色占股比52.94%。其余5家股东为柞水银鑫投资有限公司、鑫达金银开发中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西安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陕西雷奥有色金属有限公司。        
    在事故发生地,不少钒矿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8月初开始山阳县矿区一直未有较大降雨,五洲矿业矿区山体滑坡,实际上也不能简单地叫山体滑坡,而更客观的应该叫山体垮塌。因为五洲矿业所在地的山体内部,在过去20多年里基本上已经被挖空,而让山体成为悬空的山体。据矿工介绍,塌方所在的山体内部,由于经年采矿的原因,山里面从山顶到山底都属于采矿挖空的区域。该钒矿区有两个洞口,第一个洞口的海拔约1015米,第二个洞口1110米左右吧,1015米以上全部都是空的。
    由此,不少业内人士对当地官方滑坡的说法持不同意见。有人士还比喻称:“就像房屋的基地已经被掏空而无法支撑,致使房屋倒塌一样,五洲矿业矿区中空的山体日积月累之下肯定会发生塌陷。”      
    五洲矿业多位员工还向记者证实,发生事故的前一两天,有人发现矿区宿舍上方的山体出现裂缝,并报告给了厂方。但厂方只是将公司的炸药库进行了转移,并未提前停产和转移工人。不过,这种说法并未得到当地官方证实。山阳县宣传部人士表示,目前事故仍在救援,对于塌方的具体原因,待专业部门鉴定后发布。8月13日在当地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山阳县政府发言人康明亮只通报了相关救援情况。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群山环抱中的滑坡事故现场,一座巨大的山头几乎整体滑下后,在地面上形成了约35米高的滑坡体,相关搜救挖掘机正在碎石和土块交杂的滑坡体上紧张地作业。经过负责救援的武警部队现场勘察,滑坡的体积在130万方至150万方之间,其救援难道较大。不过,截至记者发稿,约700人的救援团队仍昼夜搜救,当地官方要求抓住黄金72小时搜救。
    环保安全之忧难除
    上述事故发之后,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均作出指示,要求全力组织搜救被埋人员,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副省长庄长兴已赶赴现场指挥救援。        
    公开信息显示,五洲矿业集五氧化二钒的采、选、冶为一体。目前已拥有矿产资源量达3815万吨,钒金属量36.5万吨,潜在经济价值上千亿元。         
    其作为陕西有色旗下钒产业集中公司,五洲矿业为诸多国内知名钢厂供货,下游客户多为知名国企及上市公司,其客户包括马钢股份、东北特殊钢集团、新兴铸管、酒泉钢铁集团、西宁特钢、中原特钢等。
    据悉,截至2014年,五洲矿业总资产规模为16.7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7.5%,2014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3.61亿元,净利润11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以五洲矿业为代表的多家钒矿企业的开采在给山阳县带来财源的同时,也给当地山区的生态环境带来压力。
    据当地人讲,2010年五洲矿业采矿厂因八个矿块井下CO超标,而引发自燃现象。商洛市矿山救护队对相关矿井进行了封堵。直到2013年该公司才重新开启相关矿井。
    据媒体报道,该矿2010年井下自燃产生的废气持续两月多,不但对环境形成污染,而且熏死多名矿工。当时山阳当地对此安全事故向商洛市迟报一个多月。最后在商洛市政府的干预下才对矿井进行了封堵。       
    另外,山阳县钒矿区有村民还向记者反映,钒矿经常在下雨天向周边河流中排放工业污水。由于河水遭到污染,已经多年见不到鱼虾了。         
    前述业内人士就钒矿的环境污染与安全隐患分析指出,在当地钒矿区,这已经不是秘密。当地政府对此也并非不知道,而是在考虑巨大的财税收入下,牺牲了环境,对安全隐患更是疏于排除。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人士也表示,由于五洲矿业是省属国企,县政府往往也很难监管。      
    当地人士举例称,五洲矿业曾违规在商洛柞水投资建设高尔夫球场“秦岭壹号”多年,柞水县也难叫停,直到今年3月底才被国家发改委取缔。由此可见,县级部门对这家省属国企有时难以实施有效执法。
    有村民称,在本次事故前,中村镇部分矿区村民曾到山阳县政府上访,反映多户矿区村民房屋出现裂缝,并认为此现象与钒矿采空区有关。但这一说法未得到有关部门证实。       
    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在近两年钒产品价格陷入低谷的大背景下,滑坡事故的发生,无疑将给当地钒产业带来巨大的打击。而当地钒产业的开发与环境及安全之间的矛盾,也将成为其产业走向的一个巨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