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一个尚不确定的自由贸易同盟

导读: 美国当地时间10月5日上午,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的12个国家,在亚特兰大达成基本协议,整个世界为之一动。一个新的自由贸易同盟在这个

陈言 2015-10-12 23:39:45


    美国当地时间10月5日上午,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的12个国家,在亚特兰大达成基本协议,整个世界为之一动。一个新的自由贸易同盟在这个时候开始具有了雏形,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要大大超过“欧盟”(EU)。单从国内生产总值(GDP)上看,2014年EU总体为18.50万亿美元,而美国一国为17.42万亿,TPP的经济总量为28.05万亿美元,大大超过了EU。
    10月6日,经常刊登宣扬与中国在外交、军事、经济各个方面对立文章的日本最大报纸《读卖新闻》,在社论里特意引用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话:“共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现在建设了自由公正的经济圈,制定了国家百年大计。”紧接着该报写道:“主导TPP的日美两国团结一致,绝不该降低这次深化同盟关系的效果,这是对强化霸权主义举止的中国做出的牵制。”
    “不能让中国书写规则。”美国总统奥巴马在TPP达成基本协议后所做的评述,在世界不少国家被突出报道,给人的感觉似乎是TPP就是对着中国来的。日本个别媒体添油加醋后,更有了几分弄假成真的态势。
    “把占世界GDP总量1/6的国家——中国排除在外,组建一个新的贸易体制是否具有可行性这点暂放不说。看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字,到2020年,美国GDP将增长29.10%(从2014年的17.42万亿美元增加到22.49万亿美元),日本6.70%(从4.62万亿美元增加到4.93万亿美元),而中国是55.68%(从10.38万亿美元增加到16.16万亿美元)。日本媒体的乐观展望,一些国家的评论家将TPP理解成(对华)‘踢屁屁’,那该是一种极为不自信的表现。”日本一位从事国际贸易的专家对笔者说。
    从以上数字看,中国在今后5年时间里与美国的差距在减少,与日本的差距在拉大。《读卖新闻》等日本舆论发出的声音,与美国主流舆论的观点不同,与今后世界潮流也大相径庭。至于今后数年各国能否顺利推进TPP,顺着日本等唱衰中国经济的声音往下走,越南能否在服装方面完全取代中国,目前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而中国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不确定的越南等国的产业优势
    TPP的谈判结果,似乎给越南带来了巨大的生机。
    5日达成基本协议后,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参与TPP谈判的12个国家中,民众最支持协议签署的国家是越南。在被问及“TPP对我们国家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问题时,越南有89%的受访者认为是“好事”,只有2%的人认为是“坏事”,18至29岁的年轻人中,认为TPP是好事的比例更是高达95%。美国受访者中,认为是“好事”的只有49%,认为是“坏事”有29%;日本民众认为TPP是“好事”的有53%,认为是“坏事”的有24%。
    很多时候数字非常说明问题。成为TPP中的一员,除了日本以外,其他国家很有可能在今后数年内经济上会发生巨大转变。比如越南,从2014年到2020年的GDP增长率为63.15%,大大地超过了中国的55.68%。但越南2014年的经济总量也就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规模相当,更是中国的1/54,这个比率到了2020年也几乎不会发生什么变化(1/52)。
    微观上,越南的活力将大大发挥出来。比如在越南中部的广南省,2015年3月,越南纺织投资公司(VINATEX)投资建设了一家10公顷的巨大工厂。投资总额为5500万美元,服装的年生产能力为1000万件以上,2017年开工。这个规模的服装厂在中国福建一带可以找到不少,但该公司投资的更大特点是,从纺纱到织布、印染、剪裁、成衣工程上下一统。这样的全套生产模式在中国见的不多。
    TPP中有一条“原产地规则”,如果成衣的原材料不是出自越南,结果将同样不能享受在TPP加盟国内免税。越南服装业的原材料目前大都来自中国。加入TPP后,“越南的服装业自然为了享受相关待遇,会减少从中国进口布匹等原材料。”越南工商部官员说。
    越南纺织投资公司在其国内的原材料使用率在2013年只有40%,到了2016年将提升到60%。TPP正式启动后,将再度提升对本国原材料的使用比率。这样一来,不仅提升企业自己的效率,更多地从国民经济及国际经济两个角度看,越南纺织业剪断与中国的联系,强化本国原材料产业,加紧与TPP加盟国的关系就会成为必然。
    但是,越南最终能否成为取代中国的世界服装大国地位这个暂且不说,中国今后是不是还会延续30年前的轻工业战略,维持重发展服装产业,轻服装品牌的思路,这很难说。如果改为运用资本优势,重视品牌,保有自己的品牌,用好越南的成衣条件,越南纺织业的发展对中国来说,不一定是坏事。
    同理,TPP加盟国中,越南的纺织业、水产品,马来西亚的手套,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的乳制品,是否能够给中国带来冲击,冲击到底有多大,能否影响中国的国民经济,在世界范围能否与中国形成竞争态势,不确定要素太多。现在可以说的是,以上这些产业在中国经济中不占主要地位,有了TPP就大大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TPP基本协议签订前后,笔者与日本等国的学者做了一些探讨。总的感觉是,国际经济以美日为首,通过TPP在东部组建了一个自由贸易同盟,中国是否加入进去,何时加入进去,目前还不明朗。在西部,“一带一路”的经济模式开始逐步深入人心,TPP之外的国家也只有通过“一带一路”来结成另一个松散的新经济交易联盟。
    12个TPP加盟国的GDP总量有28万亿美元,通过“一带一路”串联起来的中国(10.38万亿美元)与EU(20.44万亿美元)加起来也有近31万亿美元,两者旗鼓相当。
    并不明显的国际经济东西分化
    自由贸易体制是国际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通过组建一个同盟排斥一些国家,这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通过一些条件来限制其他国家的出口,保护本国产业,这同样难上加难。纵观过去5年准备加入TPP的各国谈判看,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是最重要的,像日本《读卖新闻》等媒体,把牵制某个国家当成加入TPP的重要目的,可谓缘木求鱼,过分显露出对国际经济的无知了。
    TPP加盟国中,美国反复要求对制药业进行长达12年的保护;日本要求对大米等农产品实行特例,更多地要求在汽车等方面尽早实现零关税;新西兰在乳制品方面坚持己见。各国要维护的是目前的本国利益,尽可能以己之长攻敌之短。不树立一个强悍的假想敌,就不能在最后达成统一。这个时候,中国的经济规模,与各国的贸易关系恰好是成为假想敌的好对象,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成了美国、日本等国在呼吁组建TPP时的一个靶子。
    一个比较值得重视的内容是,TPP在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规则上所具有的新意义。这个新体制绝非简单地撤除或者是削减物品关税,更重要的是在投资、服务、知识产权等方面做出的规定,对环境、劳动、国有企业等各个方面提出的新概念。这该是21世纪经济中不可忽视的内容,在很多方面也是中国需要努力追赶上的。向高标准看齐,最终对中国有益。
    如果说TPP在经济发展规则、概念上努力创新的话,“一带一路”则在实现经济发展的途径上,作出了革新。社会基础设施的牢固建立是实现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这可能来源于中国“要想富先修路”的朴素体验。
    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将会发挥出巨大的效益。在日本,笔者周边的人非常重视中日在印度尼西亚高铁建设项目上的竞争。中国最后胜出,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在印尼这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中转地上绝对不能谈放弃。尽管日本在印尼惨淡经营了几十年,在高铁技术及资金提供等各个方面也具有很强的优势,但印尼的战略地位对中日两国来说,重要性的不同让两国在争夺印尼高铁项目时表现出的决心大不一样。
    日本人关注的是,TPP基本达成前,习近平主席访美,在美国谈到“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及亚投行是全开放及透明的”这一观点。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开放而透明,美日主导的TPP是否也公开透明呢?日本的专家对笔者说:“我们不能把手中的牌摊开给世界各国看。”据说在日本国内对TPP内容真正有所了解的专家几乎没有,只有参与TPP谈判的几个到十几个官员知晓内容。即便政治家对整个内容也所知甚少,无法在国会真正对TPP内容进行讨论。公开透明的“一带一路”与一切均保密的TPP,哪个最终有利于国际经济发展,目前也还难下结论。
    更大的不确定性在于,有了12国组建的TPP,是否就不需要“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不需要东盟十国发起的,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了吗?从目前各国经济形势和意愿来看,并非如此。这给“踢屁屁”又增加了几分不确定性。
    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